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专题 / 休闲时光

休闲时光

422

《大理寺日志》

是今年最受关注的动画作品之一

它的制作团队以及它本身就是

中国国漫崛起之路的一个样本与标记

微信图片_20200506114631.jpg


《大理寺日志》剧照图

洛阳大理寺内,一个杂役提着灯笼,顺着台阶,颤巍巍走进一个阴森的地牢。一间牢房门口,地上散落一个烧毁的灯笼。杂役走进牢门,漆黑的牢房里伸出一只猫爪,随后一个白毛、金眼的猫头半兽人在黑暗中现身。


这是动画片《大理寺日志》中的一幕。猫头半兽人是这部动画片的主角,叫做李饼。李饼曾是天水郡王,后被政治斗争牵连入狱,动画开篇,正值原型为武则天的女皇武明空登基大赦,李饼戴罪出任唐代“最高法院”大理寺少卿,故事由此展开。


《大理寺日志》由动画电影《大护法》原班人马制作,在近年来“国漫崛起”的背景之中,这个团队的作品显得独具辨识度,有着更复杂的故事设计和毫不掩饰的价值观。如今,《大理寺日志》在豆瓣评分达到9.0分。

微信图片_20200506114647.jpg

从喜剧到悬疑


《大理寺日志》甫一上线,就得到了众多动漫迷的追捧,他们等待这部作品已久。其实,在制作成动画之前,这个故事已经在几年的时间里笼络了差不多30万粉丝。它改编自漫画作者RC的同名漫画。2014年,RC在一次聚会上,见到制片人海格。那时,RC刚辞掉游戏公司的工作,想努力成为职业漫画家,靠给杂志投稿为生,收入不稳定,一个月“使劲儿画”,也只能赚3000~5000元。


聚会中,海格聊到他所属的公司好传动画想做原创动画,正在寻找合适的漫画作者。RC向海格自荐了她创作的《大理寺外传》。这是一部同人作品,RC用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中的部分人设,创作了一部类似《武林外传》风格的情景喜剧。


不久,海格将RC的漫画提交给公司创始人尚游。尚游见了,很惊喜。“那时大部分作者,都是创作修仙这类比较主流的题材,RC画了一个自己喜欢的题材,形式也是别人很少使用的四格漫画,跟我们气质是比较贴合的。”尚游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
彼时,国产动画正冒出复兴的迹象。随着《魁拔》《十万个冷笑话》等国产动画开始登陆院线、票房过亿,资本开始流向这个曾经近20年无人问津的行业。只不过,相比真人电影市场,动画市场依然很小。签约那天,RC对自己的漫画作品最终是否能改编成动画,心里没底,“那时觉得,最终能改成一部每集有几分钟的小体量情景喜剧,我就满意了。”RC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
依照合同,RC需要重新创作一部漫画,用于动画改编。在《大理寺日志》的前身《大理寺外传》中,RC使用了徐克电影的人设,为了规避版权问题,她要重新设计角色。其中,最难处理的是漫画的主角裴东来。电影中,裴东来的形象是一名白化病患者。RC重新设计形象时,发现无论怎么改都会有各种问题。最终,她将裴东来的角色改变为一个猫头半兽人,起名为李饼。


此外,RC为了让故事贴合武则天时期的时代背景,她在创作期间读了大量历史资料,随着对唐代的理解变得深入,故事也变得越来越庞大,曾经设想中的情景喜剧,逐渐变成一个混杂有喜剧、悬疑、历史等多维度的故事。


动画导演槐佳佳负责制作这部动画片。他读《大理寺日志》漫画时,觉得特别像日本漫画《七龙珠》,“开始大家在一起很快乐地生活,有一些好玩的段子。慢慢就正起来了,人物开始冒险、保护地球。”槐佳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
筹备期间,槐佳佳和同事去了洛阳、西安、奈良、京都等地的唐代建筑群和博物馆采风。过程中积累了大量建筑、器物的素材。在日本,博物馆不允许拍摄,他们就将馆内的唐代器物画下来。一些采风中的积累,日后被化用到动画中,比如动画中地牢的原型,来自于洛阳的古墓博物馆。


制作动画前两集,耗费了最长时间。其中一个原因,是要在两集内确立作品的基调。漫画中,RC前面的剧情都是喜剧风格,后面才陆续出现悬疑的情节。槐佳佳为了让观众从一开始就能意识到作品的悬疑特征,在动画开头,特地添加了被卷入政治斗争的失败者被刽子手砍头的情节。


此外,槐佳佳很看重人物的“表演”,“你不能说我光画得好看,我需要这个人是要有演技的。”槐佳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
《大理寺日志》的每集片尾,槐佳佳都设置了一个“小剧场”,用定格动画的形式向观众普及唐代日常风俗。这种定格动画,如今已经很少见,人们对它的印象,更多来自于观看上世纪80年代上海美术制片厂的一些作品,以至于有网友看过之后,评论称找到了小时候看动画的感觉。

微信图片_20200506114653.jpg

国产动画消亡那些年


《大理寺日志》团队的核心成员大多都是80后。他们的童年,荧屏上,国产动画已经开始被日本、美国动画片取代。


中国动画电影诞生于民国年间。彼时,日后被称为中国动画电影鼻祖的万氏兄弟,写信给美国、法国的动画制作人询问制作过程,没有收到回音。于是,他们反复尝试,终于搞明白“当一秒钟里翻过24张画时,画就动起来了”,从而制作了第一部动画电影《舒文华的打印机》。


1949年之后,中国动画片的出品主要来自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。该厂云集了万氏兄弟、漫画家特伟等艺术家。他们大量从民间艺术中汲取营养,制作出有水墨风格的《小蝌蚪找妈妈》和《牧笛》,也有动画借鉴剪纸、折纸等形式的《聪明的鸭子》和《人参娃娃》。其中最为知名的作品是《大闹天宫》。


80年代之后,受彼时“寻根文化”影响,中国动画片大量改编古典名著,《哪吒闹海》改编自《封神演义》,《天书奇谭》改编自神怪小说《平妖传》。此外,也有《九色鹿》《女娲补天》等改编自壁画和神话传说的故事。可以说,在中国动画诞生直到80年代,中国传统艺术、文化的印记,就一直扎根其中。


如今《大理寺日志》的导演槐佳佳,1984年出生。他印象中,小时候,电视里的国产动画偶尔会出现,但都很短,“像是短而精的艺术品”。更多时候,电视台每晚播放的,是来自日本、美国的动画片。那时,日本、美国的动画片更吸引他,“那时中国刚开放国门,这些动画带来的是一种文化冲击,很新奇。”槐佳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
日后来看,那时正是国产动画片进入长达近20年衰落期的发端。彼时,美国、日本动画进入中国。相比计划经济下的国营制片厂每年稀少的产量,这些美国、日本动画数量更多、体量更大,与国产动画中已经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相比,这些动画的内容也更吸引小孩子。这些作品进入中国之后,国内的动画产业被冲击,迅速走向衰落。


槐佳佳毕业之后,在北京一家动画公司工作,工资很低,主要工作是给别人的原创动画做代工。“你可能费了一年的工夫,你拼了命,头都秃了,你的名字都不会出现在那个片尾卡司里。”槐佳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,那时,在中国做原创动画很难,即便熬到能做原创动画的阶段,制作的动画也只能是低幼风格的作品。


国产动画陷入“低幼怪圈”,作品情节简单,人物僵化,时常为了“教育”意义牺牲趣味,也全然失去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时期国产动画的灵动。


《大理寺日志》的出品人尚游,在那一阶段也在北京的动画公司工作。在他看来,彼时国产动画风格低幼,与动画播出只有电视台一条渠道有关。“电视台审片的领导觉得动画就是给小孩子看的,理念上就有冲突,我们会觉得一个大二的学生也会看动画。”尚游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。


实际上,中国动漫迷的群体数量庞大,很多伴随着日本、美国动漫长大的80、90后,成年之后依然喜爱动漫作品,也一直对国产动漫怀有期待。只不过,很长时间,他们是一个被电视媒介有意无意忽略的群体。直到多年之后,二次元产业被资本看重,才有对这一群体有较多的研究和统计。根据工信部2017年发布的《泛娱乐产业白皮书》显示,中国动漫核心用户超过8000万人,被称为“二次元”的人群超过3亿。


伴随互联网复兴


国产动画普遍低幼化的时期,也有少数动画人想跳出这一怪圈。那时,RC在北京一家名为十月数码的公司工作,公司想做原创动画,却不得不靠外包为生,做原创的时间、成本,都要从外包工作中挤。RC在这家公司时,老板梦想做一部西游题材的原创3D动画,但RC觉得看不见希望,2010年辞职。五年之后,这家公司出品了中国动画首部票房破10亿的《大圣归来》。


那时,清华大学退学生梁璇,在制作一部由他的“梦”改编的动画《大鱼海棠》,已经制作六年,由于融资困难,2010年,他们只是做出20分钟的电影片段。如今因《哪吒》名声大噪的导演饺子,那时刚花了3年8个月制作出一部名为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的短片,之后有动画公司因此找他谈合作,由于市场不好,他想做的项目都没做成。《大护法》的导演不思凡,彼时已经创作出《妙先生》《小米的森林》等作品,但他只有几个人的团队,依然在生存线挣扎。国产成人动画中,最早搬上院线的是《魁拔之十万火急》。


但由于很多普通观众都不知道这是《魁拔》“五部曲”中的头一部,觉得剧情晦涩难懂,以及后续遭遇《变形金刚》上映等原因,《魁拔之十万火急》最终只在国内获得了305万的票房,更多制作成本是靠该片的海外发行收回的。所以,这部被动漫迷期待已久的作品并没有成为行业的强心针。


RC辞职之后,去世界各处旅游散心,温哥华是她旅行的最后一站。离开温哥华前,她和朋友去电影院看了导演徐克的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。之后有一天,她闲着无聊,画了一篇该电影的同人四格漫画,发布到微博,收到不少关注,此后,她开始坚持更新同人漫画,这便是她的“大理寺”系列作品的萌芽。


2011年,曾经都在北京工作的尚游和槐佳佳回到故乡天津,创办好传动画。他们与不思凡、饺子等人一样,想要摆脱彼时国产动画的低幼框架,做面向更广泛观众的原创作品。“国漫崛起”的种子,在彼时已经播下,只是那个当口,所有人都觉得国产动画前途未卜。


转机在一年之后出现。那年,一部名为《十万个冷笑话》的动画爆红。这部充斥大量二次元语言、互联网段子的动画,让视频网站第一次见识到国产动画片的流量价值,纷纷展开在动画领域的投资。国产动画的从业者,也第一次在电视台之外,找到了动画作品的销售渠道。


此外,随着众筹网站的兴起,国产动画制作者也有了直接连接动漫迷的融资渠道,《魁拔》《大鱼海棠》等动画都曾靠在动漫迷中众筹获得部分制作资金。即便众筹所得难以覆盖制作成本,但这些作品在众筹时获得的来自动漫迷的广泛呼应,让外界又一次确认,这些作品拥有大量潜在观众群。


一切很快被票房给予了证明。2015年,《大圣归来》票房破10亿;2016年,《大鱼海棠》票房过5亿;2019年,《哪吒》票房破50亿。


2014年,尚游找到导演不思凡,两人谈了一夜之后,决定制作动画电影《大护法》。相比彼时其他国产动画,这部风格大胆的作品发行颇为坎坷。起初,尚游曾联系多家视频网站,都不了了之,直到遇到光线传媒旗下的彩条屋影业,才最终登上院线。


制作《大护法》三年间,尚游的团队找到漫画作者RC,与她签约,计划两年内,先是由RC创作《大理寺日志》漫画,最终团队将其改编成动画。但在正式启动《大理寺日志》改编前,尚游仍然担心资金不足的问题。《大护法》最终获得8700万票房,这最终给了尚游正式启动《大理寺日志》的信心和资本。“它能填补一小块空白,没人做过的东西,是我们愿意去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