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职场资讯 / 正文

《二十不惑》:不是没烦恼,是“傻”出了和世界对话的底气

“我们都是这个新世界的实习生,满怀期待地想要给人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,温柔地说一句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,可这陌生的世界却告诫我们,初次见面,你在这里,微不足道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15.jpg

女人年龄这点事,最近很火。先是综艺30+的姐姐们用“不服输”的唱跳炸了一下场,接着就是女性话题电视剧《二十不惑》和《三十而已》的上线。巧合之下,似乎又暗含了一些必然性。 
“女性和时间”的关系从来都是一个敏感话题。女性的月经周期、最佳孕育年龄、求职时的年纪考评……每一个现实层面的评估似乎都是和时间赛跑的例子。女人的年纪就像是一个写好了数字的罐头,一旦过期,就会在世俗眼光下被放到打折区等候处理。无怪乎,女性多半的焦虑感都是和时间暗戳戳的比赛。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26.jpg
写多了中年女性的困惑,我自己都写烦了。来来去去就是“三大件”:婚姻是否顺遂,生娃有无被催,职场是否存在歧视。所以《二十不惑》一上线,甭管二十还是三十的女性都看得乐在其中,一洗油腻,颇让人感到新鲜。 
二十岁的男孩和女孩是没有区别的,他们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学生生涯,怀揣梦想走向成年人社会——剧中她们称自己为“too young,too old”组合,在学校和社会之间过渡着她们最重要的时光。他们站在“即将毕业”的起跑线上,即使有诸多的烦恼,都只是对成年世界潜规则的排异反应。这种共情感很微妙,中年人看到的是回忆,年轻人看到的是当下,所以我特别能理解《二十不惑》的真正含义——不是没有烦恼,只是这些烦恼如此执着且较劲,“傻”出了一套和世界对话的底气。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29.jpg
《二十不惑》讲述的是一个宿舍里即将面临大学毕业的四个女生。姜小果家境一般,长得一般,却是积极努力的三好学生;罗艳是被强势母亲规划人生要考研的动漫游戏宅女;段家宝是一名家境富裕,无忧无虑的追星吃货;最不受舍友待见的是颇具网红特质的长腿美女梁爽。四个女生同一个屋檐下,坐上一条开往凶险成人世界的小船,她们坚信的正确与错误在和世界碰撞时,势必产生无数的火花。 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31.jpg
这部剧每一集都有一个小标题,我觉得这些个小标题很像是20岁的我们给30岁之后的我们提出的问题。“爱钱有没有错?”“底线在哪里?”“颜值即正义?”“真相,越求越模糊?”光看标题,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了《奇葩说》的辩论环节。这些问题在成年人世界里,已经不再是一个非得求出的答案,但对这四个初入社会的女孩而言,却是挑战她们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一课。
一直以来,我觉得人应该越活越明白道理。在看这个剧的时候,我才发现,二十岁之前其实我们早已学到了所有的做人道理,后来却一点点地放弃了坚守。我们以为自己穿上高跟鞋和一件得体的西装,拙劣地模仿着成人游戏规则的世故,便是长大成熟的标志,却无意在诱惑中,变得不辨对错,成为自己青春期最讨厌的成人嘴脸。 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34.jpg
在“底线”这集,姜小果为了写一篇调查相亲软件成功率的文章,自己乔装成相亲用户暗中采访时,却碰到了自己新来的上司。对方名为“暖男”,后来却被发现是一名以相亲为幌子,长期混于软件上的骗炮高手。那么问题来了,姜小果要说出真相吗?不说,也许有更多的女孩受骗,说,那么她将立马结束她的实习生涯。
在这里,必须给编剧发鸡腿,按照一般青春剧的路数来说,姜小果应该果断揭穿这个无良上司,在这里编剧却让姜小果有了一些内心冲突,她一开始没有说出真相,反而替上司背了黑锅。没有言明的内心戏应该是,她认为相亲骗局已被她撞破,给犯错的上司一个机会,他也许将不再造次,所以她接受了上司“封口”的转正提议。但当她无意中发现上司已婚的事实,她放弃转正,举报了上司并果断辞职。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39.jpg
此时弹幕上有许多留言,有拍手称快的,也有说姜小果给自己挖坑的,他们来自两个不同的语境。在成年人的世界里,底线总是一退再退,如果不是有关自己的利益,多数人都会保持沉默。在姜小果的上司看来,眼前的年轻人不识时务,过河拆桥。姜小果回怼,“你要是单身,你爱约谁约谁,但你是吗?”成年人看似充满道理的辩解瞬间显得苍白无力。
同样,在底线一集,三个好友撞见了关系一般的舍友梁爽的男友当街出轨。别说关系不好,关系好的成年人都不一定会将真相告知当事人,被出轨者或者被小三者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。在这群后浪眼中,相比在金钱诱惑面前忍气吞声,假装“盲人”,不如尽早斩断和“渣男”的关联。这般果敢决绝,在患得患失的中年人看来,我们早就习惯性缺了这样的勇气。
和成人世界潜规则对峙的剧情外,还有一些比较深刻的社会反思。比如在第一集里,姜小果平日省吃俭用,想给自己换一个新手机。曾经好意借给隔壁贫困生300块钱,贫困生拿到助学金之后却无还钱动静,姜小果上门要债,对方答应拿到钱就还,却给自己买了一套求职西服,颇有要当“老赖”的架势。贫困生的理由是,“我这么穷,你非要这么逼我吗?”断章取义地来看,姜小果曾经的善举变成了别人眼中的蛮横无理和欺负老实人,她的当街“讨债”也成为了吃瓜群众的谴责目标。没人再管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”这个道理,因为弱者总是有一万个理由用“弱”博取同情,也用“弱”规避了事情的重点。 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42.jpg
二十岁的女性话题热点剧中也有涉及,“公交车咸猪手事件”中罗艳被人侵犯,梁爽出手相救。在爆出的视频中只录下了罗艳推搡了救她的梁爽,却没有看到罗艳的举动是为了保护梁爽不被侵犯者攻击。键盘侠们把罗艳骂上了热搜,甚至她的妈妈都告诫她,以后女孩子出门不要穿裙子……这样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太多,“荡妇羞辱”的遗风不知道毁掉了多少女孩。不是这个社会风气越来越坏,而是我们上一辈的教育方式成为了坏风气的保护伞,这个地方真心得和长辈们敲一下黑板。 
相比中年女性的真困扰,二十岁的困扰透着一股子“不服”和“中二”,看着不累,时不时还极有代入感地想起自己大学时“越怼越亲密”的宿舍生活,这是它得以维持高热度的另一个原因。偶有小桥段还能切中不少现实存在但不便说明的潜规则,比如初入职场的姜小果总结出了“职场微信语气词”用法五连杀。在每一句话后面适度加上“啊,呢,哈,噻,哟”以此拉近和同事的距离,“你好啊”“在做呢”“稍等哈”“好噻”“好的哟”,仔细想想,这种小巧思的应用不就存在于现实的微信世界里吗? 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46.jpg
与其说《二十不惑》是一部送给毕业季学生的励志小调,不如说是让成年世界中的你我回忆起十几年前的夏天。虽然时代不同,故事不同,青春的感受却是相似的。那些简单、直接的快乐和忧愁,就像毕业前最后一个酣畅淋漓的雨季。我想起了我大学的舍友,即使今时今日,我们天各一方,过上了喜欢或者不喜欢的生活,但只有你们和我一起经历过最难忘的成长阵痛。
看着真美好。年轻的毕业生们,冲呀!
微信图片_20200722161749.jpg


作者档案


0

下一篇:“90后夫妻生9个孩子”:大山里的隐秘角落

上一篇:几百万人追番,高口碑国漫《大理寺日志》如何炼成?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